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回家路上的拖拉机
回家路上的拖拉机

回家路上的拖拉机



这种四轮车也叫拖拉机,是一种“敞篷车”。当然不是大家熟悉的敞篷跑车,仅仅是一种农机车。我坐在车的翅膀子上,一只手紧攥着老姨夫身后的靠背椅。这种四轮车的减震几乎跟没有差不多,我也被崎岖的乡间路颠簸得像波涛里的小船,跟着上下蹿。因为刚刚听了老姨的故事,我内裤里还黏黏的很难受,我就把裙子同时撩起来一些,好让车带起的风灌进来,把内裤吹干。

走了几里路,这乡间的小路上也就没什么人。老姨夫就一边把着方向盘,时不时的瞄向我裙子下边。我注意到老姨夫的动作,忙把裙角拉低,想:可别让这老傻子又起了色心,我可不想在这荒郊野外被他干了。

老姨夫见我把裙角拉低,急的他像没头的苍蝇,脚上用力踩了刹车,要不是因为紧张抓他身后靠背抓的紧,我都得因为惯性从车上飞出去。“你。。。。。。”我把脸转向他刚要骂,看见老姨夫双眼冒火搬的盯着我的裙子,到了嘴边的话只能咽回去,我知道这会儿跟他起冲突绝对是不明智的,最好能想办法稳住他。老姨夫盯着我看了一会,一把拽住我的胳膊,我拧了几下,就停下来不做无谓的挣扎了。“老姨夫!你干啥?”我的口气稍微缓和一点,安全到家才是上策。他也不答我,只是把我往他身上拖着。我死命的挣了几下,已经气喘吁吁。一口气还没缓过来,整个人就被拖到了他和方向盘的中间站着。

司机是不会离方向盘很远的,所以方向盘到老姨夫坐着的距离并不宽敞。我就只能稍微撅着屁股,上半身接近趴在方向盘上。我这样的姿势无疑激发了老姨夫的潜在欲望,他就从我下边把我的裙子撩上去,我雪白的屁股就这样直接暴露出来,几乎挨着他的脸。老姨夫不失时机的一把扯下我的内裤,脸就整个贴上来。

他就伸出舌头,舌尖勾住我的洞口,然后整根舌头像一条小蛇,钻入我七扭八拐的肉洞中。“啊。。。。。。”我悠长的一声叫出来,整个上身已经趴在身前的方向盘上抽搐了。老姨夫可没打算就此罢手,挤进我阴道里的舌头左右吮舔,舌上的肉轻轻刮着我柔嫩的内壁。接着他整个脑袋向后,把舌头退到我阴道口,然后又脑袋向前把整个脸贴在我屁股上,舌头也与此同时整根伸进来。老姨夫就这样反复着重复这个动作,方向盘都被我哆嗦得来会摇摆了。我只能双手死死攥住方向盘,把上身的重量尽量放在方向盘上,下体已经不自觉的撞像老姨夫的脸。

约莫几分钟的时间,我下体的水已经足够淹没老姨夫的脸了。屁股后的窸窣的动作让我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,该来的总是要来,我默默的叹息。尽管这条路上空无一人,可是裸露在这野外的禁忌也让我羞愤得像煮熟了的螃蟹,把头埋在放下盘上。感觉就像有无数的眼睛盯着我,我竟无处可藏。

老姨夫已经从他的裤子里掏出了鸡巴,就这么直挺挺的立在他坐着的双腿上。他双手扶着我的屁股,对着自己的鸡巴往下用力一拉。“啪叽!”因为我水量充足,整根鸡巴不偏不倚直直的淹没在我的下体。“哎也。。。。。。”我和老姨夫几乎同时发出这样的叫声。空虚的我再次被这久违的东西填满,胀胀的剐蹭着我深处的每个角落。

老姨夫在我坐下去那一刻,竟被我坐得双腿一绷,踩着刹车的脚也同时放松了力气。四轮车就“突突突”的向前跑去。我俩都吓了一跳,老姨夫赶忙左手搂住我的腰,右手从我胸前穿过去扶住了方向盘。我因为刚才的惊吓,阴道一阵阵肉紧,把老姨夫的鸡巴吸了个实诚。老姨夫被我夹得突突抖,却没忘记踩上油门,四轮车也重回正轨,驶向回家的路。

【完】